汀州民间传说胡阿哩的故事(六): 鼓槌情义

2016-08-28 10:37 未知

  汀州民间传说胡阿哩的故事(六): 鼓槌情义

  汀州城,卧龙山,北极楼。每个暮色蔼蔼的黄昏时分,总会准时的响起苍劲有力、惊天动地、气势磅礴、响彻云霄的鼓声,这是在呼唤迟归的人们早点回家,这是在呼唤迟归的鸟儿早点归巢,也是在向那些远去的人们呼唤、致敬。纵使岁月无法不老,鼓声依旧如此温馨,情义依旧如此绵长。制造这这一阵阵富有旋律,富有深意,富有情义的声音的是一副不起眼的鼓槌,虽然历经岁月沧桑变迁,饱经历史风云变幻,它依然如此结实,如此有力,如此雄浑,如此激昂。据说,这里面有一个关于败家祖师爷胡阿哩的有情有义、感人至深的传奇故事,而鼓槌正是这个传奇故事的见证者和传播者,它一直在娓娓的诉说,诉说着这段情真意切、感人肺腑的故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传说,在几百年前,汀州城有位很有才艺的木工师傅,他很会做各种木器,是鲁班师傅第N代徒孙,这还有据可考。因为性格豪爽、手艺上佳、做工及时,工钱低廉,很是受到左右乡邻的追捧和爱戴。只要乡邻有任何困难求到他,他都会仗义相助,即使再难再累,而且他不要人家任何回报,还经常拿钱出来资助穷困人家。胡阿哩很是赏识他,两人互相敬仰,互为知己,经常一起海阔天空,喝酒聊天。一日,这木工师傅来到胡府,找到胡阿哩,胡阿哩很是开心,吩咐家丁赶紧准备上等酒席,邀请他坐下来好好喝一场,不醉不归。只见这木工师傅面有难色,欲言又止,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胡阿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端起酒杯:“兄弟,今夜我们一醉方休,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话语,尽管跟兄弟我开口,兄弟我能帮到的,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木工师傅热泪盈眶:“胡兄,人生遇一知己足矣。我何等有幸和胡兄你结为兄弟。来,我先干为敬。”见他不说,胡阿哩只能也把杯中酒干了,心里像被猴子挠痒痒般难受。很快,他们推杯问盏,木工师傅先醉了,他直接趴在筵席上。这不是他平日里的酒量,今天因为心里藏着事情,所以……酒后吐真言,何况性情汉。胡阿哩决定用话套套他,看他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胡阿哩轻声问趴在酒席上的木工师傅:“兄弟,你醉了,我扶你上床休息……”“我没醉,我没醉……”木工师傅口齿不清的回答,分明是已经醉了。微醺的胡阿哩笑着说:“好吧,兄弟,既然你没醉,我们再喝上一杯。”说完,他斟满酒杯,端到木工师傅的手里,木工师傅哪里还能继续喝,酒杯倒在身上,湿了衣裤。胡阿哩赶紧吩咐家丁,扶上木工师傅,给他洗漱更衣,再把他扶到胡阿哩的大床上,两人同榻抵足而眠。当然,细心的胡阿哩早让家丁给木工家里送口信,说木工师傅陪他在胡府喝茶聊天,今晚不回去了,木工师傅内人很是放心,满口应允。子午时分,耿直的木工师傅藏着不住心事,又加上喝醉了,说起了梦话:“父亲大人,您可要撑住呀,我这就去做事情,积攒好些银两,给您老人家求医治病。夫人,您马上也要怀胎十月了,我可爱的宝贝马上就要出生了,我一定好好做事情,为你们娘俩赚更多的钱,你们等着,你们等着……”说完,这么粗壮的男儿汉,竟然在梦里嘤嘤的哭了起来。胡阿哩大气不敢出,只能装睡。他知道这兄弟很要面子,如果他知道胡阿哩听到这番话语,他将无地自容,从此再也不会和胡阿哩见面,更别说喝酒聊天。好不容易,木工师傅睡过去了,也许是心里头太多心事,太累太困的缘故,他太需要休息,自此,他一夜无话,轮到胡阿哩辗转反侧,一夜无眠。他深知木工师傅死脾气,死要面子,明着资助他,他肯定断然拒绝,他不吃嗟来之食,他要自己的血汗钱,可是现在是装修的淡季,到处都没有什么事情要做。胡阿哩灵光一现:难道,难道昨日他是来问问自己这里有没有什么活干的,又好面子不好开口,所以欲言又止,面有难色。想到此,胡阿哩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这一巴掌抽的那个结实劲,他龇牙咧嘴了好一阵。他开动了自己的鬼脑筋,终于计上心来。

  翌日一早,木工师傅酒醒,他头痛欲裂,想不起昨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看了看身边躺着的胡阿哩,好一阵回想,自己昨晚有没说错话,做错事。胡阿哩刚好醒来,两人四目相对,胡阿哩一声大笑,木工师傅也不再尴尬,两人穿衣起来,一起移步到大厅,木工师傅准备辞去归家,胡阿哩一把拉住他,一定要他留在这里吃早点。心里有事的木工师傅吃得很不是滋味,胡阿哩嘴角一抹微笑:“兄弟,我府后面有两根杉木,一直想把它们整成方形,只是无从下手,不知道兄弟你有何高见?”木工师傅一听,自己的老本行:“兄弟,你问对人了。我们到后院看看去。”只见后院墙上靠着两根长约8米,直径80公分的大杉木,木工师傅仔细一丈量、一盘算:“这好办,这很简单。”胡阿哩说:“那就交给兄弟你,你帮我做好,交给你我放心。”木工师傅大喜过望,马上回家取来工具家伙。很快,用了七天时间,他把这两根杉木劈成方形,还把它们刨得滑滑溜溜,很是光亮。他叫来平日里游手好闲,游山玩水的胡阿哩,向他交差,胡阿哩很是满意。木工师傅又问还有木工活需要他干的。胡阿哩大手一指这两个方形玩意:“帮我把它们想方设法弄成圆形,我想改变一下它们的用处。”云里雾里的木工师傅只得照办,又一晃七天过去了,他又找上胡阿哩交差,胡阿哩又很是满意,不过他又提出新的方案,他要木工师傅把这圆形玩意再整成方的,他另作它用。就这样,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木工师傅不停的改,不停的施工,终于把这两根大杉木弄成了两根小木棒。他忍无可忍,追问胡阿哩:“胡兄,你这到底是要做何用?”胡阿哩开怀大笑:“我听闻卧龙山上北极楼缺两根敲鼓的鼓槌,这两根刚刚好……”木工师傅气不打一处来:“要这两根鼓槌还不简单,你早说嘛,我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就可以完成,何必浪费七七四十九天的功夫呢?”胡阿哩满怀深意的说:“兄弟,如果就一个时辰做完,你这段时间不就没有什么事情做了……”木工师傅恍然大悟,他满含热泪的接过了四十九天的工钱,开心的回家去了。当然在这四十九天的时间里,胡阿哩早请名医把木工师傅的父亲医治好了。木工师傅一家感恩戴德,就此不表。从此汀州城,卧龙山,北极楼上,暮色蔼蔼中,那铿锵有力的鼓声就开始诉说着这段感人至深、催人泪下的传奇故事,年复一年,日复一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