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游汀州,来撩长汀!长汀欢迎你!

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长汀新闻网_趣游汀州_来嫽长汀

当前位置: 主页 > 汀州故事 >

路易艾黎生平简介 路易艾黎对长汀的评价

时间:2020-02-12 22:47来源: 互联网

路易·艾黎(Rewi Alley),1897年12月2日生于新西兰坎特伯雷地区斯普林菲尔德镇,新西兰有名的教育家、作家。

路易·艾黎于1927年4月21日前往中国,1938年8月担任行政院咨询“工合”工作的技术顾问。1940年,在陕西宝鸡凤县创建培黎工艺学校。1982年,北京市人民政府授予他“荣誉市民”称号。1985年,甘肃省政府授予其“荣誉公民”称号。

路易艾黎生平简介 路易艾黎对长汀的评价

其1987年12月27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被称为‘中国的十大国际友人“。

2017年3月2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奥克兰与新西兰总理英格利希共同参观了国际友人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展览。

2019年11月25日,在新西兰最大城市奥克兰举行了路易·艾黎诞辰122周年及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成立80周年纪念活动,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代表及新西兰社会各界人士参加活动。

一个新西兰人,与长汀结下了深深的不解之缘。 新西兰人路易·艾黎是中国人民的朋友,他曾说了一句很著名的话:“中国有两个最美丽的小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这是他发自内心的赞美,凤凰和长汀,都是他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

福建长汀,是客家首府,是中国革命的摇篮,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之一。国际友人路易。艾黎曾赞誉说:“中国有两个最美丽的山城,一个是湖南的凤凰,一个是福建的长汀”。

红旗越过汀江,

直下龙岩上杭。

收拾金瓯一片,

分田分地真忙。

1932年秋,毛主席曾在长汀卧龙山麓治病休养,并撰写了《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光辉著作。

瞿秋白烈士纪念碑、瞿秋白烈士就义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瞿秋白烈士关押处、杨成武将军铜像、闽籍开国将军陈列馆(三位上将、9位中将和77位少将)、厦门大学旧址等构成了长汀红色旅游的重要内容。

1938年,艾黎受宋庆龄的委托来到长汀,创办“中国工业合作协会”长汀事务所,他任所长。中国工业合作协会是为粉碎日本帝国主义对我国的经济封锁而成立的,我国工商界爱国人士主张把大城市的工厂设备和技术工人有计划地转移到大后方,组织工业生产合作社,小型分散地进行各种工业品生产,以工业支持抗日战争,当时,长汀成了我国后方生产基地之一,它生产的斗笠与江西瑞金生产的麻鞋、陕西宝鸡生产的军毯一起被誉为抗日将士的“三宝”,为抗战做出贡献。1974年11月,路易·艾黎重游长汀时,在印刷厂看到一部圆盘机,当即认出这是当年“工合”社的设备,是他从福州抢运来的。

那时,刚40岁的艾黎精力充沛,日夜不停地工作,事务所人员不多,艾黎天未亮就出门,既要到外地采购设备,又要到基地培训技术人员,也要到工厂组织生产,星星满天才能归来。来去匆匆,来长汀月余了,连长汀城是什么模样他都模模糊糊不知道,直到有一天,城东有一家工厂按时开工了,他心情格外好,一个人沿着汀江边走路回旅馆,江水粼粼,城楼倒映在碧绿的江面上,微风,船影,山岚,城在水中,水在脚下,山在眼前,半城山色半城水,一座绝色的小城。

他爱上了这座美丽的小城,流连在江边不知归。

艾黎住在司前街大同旅社,一座三层楼房,小巧玲珑,楼下是服务台和餐厅,楼上是客房。旅社老板一家人在等着艾黎回来吃饭,艾黎一出现在巷口,老板女儿上官姑娘远远就招呼:“艾先生,快来吃饭,别饿着你了。”

“还吃芋子饺吗?”艾黎笑呵呵问,他喜欢吃这款长汀小吃。芋子饺用长汀产的山芋做成,皮粉粉,色淡淡,味香浓,更喜的是他刚学会使筷子,能用筷子夹拿芋子饺,一次一只。

“不,今天吃米粉,长汀的米粉好吃极了。”上官姑娘端来了一大碗米粉,冒着热气,飘着香味。

米粉煮肉丝,撒着黄澄澄酸菜丝,几粒红辣椒。“真香啊!”艾黎坐在桌前,喝了一口酸辣辣的米粉汤,就急急拿起筷子,但那洁白的米粉看似柔软却很有弹性,在汤里像滑溜溜的鱼儿躲闪着,捉拿不住,终于逮着几条米粉,米粉有几尺长,筷子已高举到头上,米粉另一端还留在汤里不肯出水面。

“那你只好站到凳子上吃,才够着!”上官姑娘笑得弯了腰。

汀江、古城墙、司前街,还有芋子饺和米粉,艾黎几十年不能忘怀。

1987年,长汀作家黄马金到北京看望艾黎,90岁的艾黎说:“我多想再去看看长汀啊。”

黄马金喜出望外:“艾老若能再次来长汀,长汀人民很高兴。”

“我想到长汀吃米粉。”十几年前那次回长汀,大小官员陪着,又是山珍又是海味,就是没有酸菜煮米粉,艾黎很遗憾,念念不忘。

“长汀客家宾馆的米粉很好吃,艾老一定会满意。”

“不,到司前街去吃。”

“那好,我带您去,司前街上有几家米粉店,做地道的长汀米粉汤。”

“一定要加辣椒。”

“对,挑红色的,小尖椒,能辣得让人出汗的那种!”黄马金也爱吃辣椒,和艾老有共同的语言。

“再加几块豆腐干。”艾老像个贪嘴的小孩,不知足。

“豆腐干切成细细的丝,味好赛过猪肉和鸡肉。”

“不切丝,整块的,拿在手里吃,又香又脆。”

“那我们每人叫一碗米粉汤,再干炒米粉一盘。”

“用大海碗,像面盆大的那种……”艾黎嘴唇翕动着,脸上漾着满足的笑容。

金色的阳光照在艾老身上,他望着南方,微微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回到了那熟悉的司前街,街口那棵大樟树依然郁郁苍苍,小街还是那个模样,木板房,石板路,路面好像不曾干过,下雨不下雨总是那么湿漉漉的,两旁是商铺和住家,阿婆坐在家门口摇着婴儿的竹摇篮,唱着古老的歌谣,屋里飘出的诱人的饭香,眼快的上官姑娘看见了,惊喜地对正在旅馆里忙碌的爸爸妈妈大声喊道:“艾先生回来了……”

80天后,艾老仙逝,带着对长汀的美好回忆。

路易艾黎人物评价:

“在我们的心里,艾黎不是一个伟人, 他是我们的父亲。“ (培校老校友杨春林)

“为中国革命事业尽力的国际朋友有千千万万,像艾黎同志那样五十年如一日,在我们艰难困苦的时期,在我们创业的时期,在我们胜利以后,始终如一地为中国人民做了大量的工作,这是不容易的,所以他受到中国人民理所当然的尊敬。” (邓小平)

路易·艾黎前往中国的时候,还是一个具有冒险精神的青年,然而他不顾战乱年代的艰苦,甘愿留在中国,努力解除当地人民的困苦。这种博大的爱心和国际主义精神,使艾黎成为新西兰人的自豪。 (新中友协会长云达忠)


标签:

最新文章



本类导航